一袭青衫纤腰一束身姿说不出的窈窕就只是那的

分享到:
 
    吃过了晚饭,被母亲硬逼着吞下了全部的猪头肉、猪肉朵的李鱼挽起袖子想帮母亲涮涮碗,却被潘氏娘子大惊小怪地轰了出去:“去去去,院里走走遛遛食儿,哪有大男人干家务事的,那得多没出息!”
 
    于是,一定会有出息的李鱼就被望子成龙的潘娘子给赶了出去。李鱼迈步出了房门,恰看见一个少女进了隔壁的房门。
 
    一袭青衫,纤腰一束,身姿说不出的窈窕。就只是刹那的一瞟,一种名为俊俏的滋味就飘进了李鱼的心田。咦?看那侧脸儿,有些面熟啊!李鱼忽然想到了在利州巷弄里见到过的那位当垆卖酒的文君姑娘。
 
 第014章 我是卓文君的房东
 
    “爹,娘,小妹,我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隔壁房间传出一个女孩儿的声音,显然就是那刚刚走进去的青裳女。
 
    “怎么才回来呀,我肚子都饿坏了!”
 
    另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响起,满带着不悦,看来就是她的妹妹。
 
    男人的声音响起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做饭!”
 
    “哦!我马上做饭!”青裳女答应了一声。
 
    李鱼皱了皱眉:“一家三口都在家里屋里待着,却不做饭,只等大女儿回来,看来这大女儿在家里的处境不是太好啊!”
 
    隔壁的房门咣叮一声打开了,出来一个面容清矍、三绺微髯的中年男子,脸上悻悻的一副神色,看到李鱼不免微微一怔,露出些警惕神色:“你是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答道:“我是隔壁人家的,这位大叔贵姓?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往门里开了一眼,门开着,那青裳女正蹲在门边灶前生火做饭。她把一把稻草塞进灶膛,正侧着脸上吹火,火苗刚刚升起,映得她的脸蛋儿红扑扑的,可不正是日间在酒铺子里扮“卓文君”的那位姑娘。
 
    “我居然成了“卓文君”的房东,还蒙她赠了半张饼。”李鱼不禁摸了摸怀里,那里还有半张胡饼。换衣服的时候,他顺手揣到了新衣服里,倒是忘了取出来交给他娘。
 
    中年男人听了他的话不禁露出古怪的神气,却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上下看他两眼,答道:“我姓妙。”
 
    李鱼忙笑道:“妙大叔!”
 
    妙这个姓比较罕见,却也不是没有。这个世界李鱼的记忆里,坊里以前就有过一位姓妙的老伯,据说是羌人。如果这姓氏为羌人所独有的话,那么眼前这一家人应该也是羌人了,难怪那绿裳女如此俊俏,古羌可是出美女的。
 
    李鱼和那妙大叔没什么好聊的,当着人家老子的面,也不好老是偷瞄他们家姑娘,李鱼在院子里胡乱走动了一阵,老是被那妙大叔当贼似的防着,只好转身回了屋。
 
    潘氏刚刚洗净了碗,正在刷着锅。李鱼在堂屋一个马札上坐下,想了一想,问道:“娘,咱们隔壁,这是住了家什么人呐?”
 
    潘氏一边干活,一边道:“哦,你还记得小时候常去前边巷子里偷枣吃的那位妙老伯家么?租下咱们家房子的,就是妙伯的侄儿,叫妙策,从外地赶来投亲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思索了一下,道:“妙伯不是七八年前就过世了么?”
 
    潘氏道:“是啊!可是他这侄子不知道啊,大老远的跑来投亲了,结果妙伯已经病死了,房子也早被里正帮他抵了棺材本儿,妙策没了主意,好在还有一手做马鞍的好手艺,就租了咱家的房子,在这儿住下了。”
 
    “哦!妙策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想到这名字,就忍不住想笑,核计了一下,他又问道:“妙大叔家还有什么人呐?”
 
    潘氏道:“还有他娘子余氏,还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妙吉祥,小女儿叫妙龄……”
 
    潘氏说到这里,忽然住了手,瞟了儿子一眼:“小鱼儿,你打听人家这事干嘛,莫不是……”
 
    潘氏丢下涮锅的丝瓜络,兴致勃勃地凑到儿子面前:“儿啊,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?”
 
    李鱼一呆,干笑道:“娘!你说什么呢?”
 
    潘氏用湿淋淋的手指头在儿子脑门儿上戳了一下,笑道:“妙家两个姑娘,可都俊着呢,不信你小子不动心!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我才没有。就是……觉得妙家的人,对那大女儿……哦!妙吉祥,好像不太好啊!”
 
    潘氏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又开始扫地,一边扫一边道:“嗨!还不是因为没有娘。吉祥啊,八岁时没了亲娘,现在这个娘是后的,妹妹也是后的,可不就受人欺负呗。”
 
    潘氏说到这里,马上就借题发挥,对儿子进行了一番孝道教育:“以前啊,娘想给你说门亲,可你呢,不务正业,每日里就是出去找人学些打打杀杀的本事,谁家闺女敢给你?”
 
    “现在,咱们家的大仇人石三已经死了,你爹的仇也报了,你该寻思找个正经营生做了。这样,娘也好给你说门亲事,赶紧成亲,赶紧给娘生个大胖孙子,要不然啊,你就是大不孝!哎,你说前门老何家那孩子,十四就成亲了,现在都两儿一女了,我们老李家……”
 
    潘氏痛心疾首地数落起来,李鱼吃不消了,赶紧又往屋外溜:“好了好了,娘!我知道了,我一定尽快找份工做,好好过日子!”
 
    潘氏追在后面叮嘱:“有中意的姑娘你就跟娘说,得赶紧成家立业生孩子啦!”
 
    李鱼不好在院子里继续打转,干脆出去在坊里转悠了一阵。他有着今世这个李鱼的全部记忆,倒是不至于迷路。在外转悠了一阵儿,还见了几个老邻居,没多久,李家大郎杀人得以赦免的消息就在坊里头传开了。
 
    李鱼受不了人家问这问那的,干脆不再转悠,直接回了家。等他进了院子,天色已近昏黄,李鱼隐约注意到房东头原本储放皮货的小仓房门口儿有一角绿衣裳。
 
    李鱼下意识地探头往那边一看,发现那绿裳的妙吉祥正蹲在仓房门口,手里捧着一碗饭,因为仓房里没有窗户,太过黑暗,在门口借着夕阳最后一抹余光正在吃饭。
 
    李鱼怔了一怔,又往堂屋里一瞅,妙策和一个妇人以及一个姑娘正围坐在堂屋小饭桌上吃饭。李鱼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旁人家的事他自然不好过问,可是因此一来,对妙策一家,他却是没有半点好印象了。
 
    李鱼回了屋,潘氏正在堂屋并拢了两条长凳,往上铺着被褥,瞧见儿子回来,潘氏道:“儿啊,你的床铺已经铺好了,这一路劳顿的,快回房睡吧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呆,奇道:“我睡屋里?那娘睡哪儿?”
 
    潘氏回头笑道:“娘在这儿对付一下就成。”
 
    “那可不行!”李鱼急忙赶了过去,虽说控制他这副身体的灵魂是现代人杨冰,可现代人一样懂得尊老敬贤、孝敬父母。自己去睡床铺,让老娘睡板凳儿?那和披着人皮的畜牲有什么区别?可问题是就是算畜牲,还有乌鸦反哺、羔羊跪乳之说呢,人岂能连个畜牲都不如。
 
    潘氏恼了,道:“你这孩子,你长途跋涉的刚回来,睡在凳子上如何解乏儿,快进屋去,听话!”
 
    李鱼哪里肯听,好说歹说,总算硬把潘氏推回里屋去了,李鱼在板凳上躺下试了试,果然不甚舒服。
 
    潘氏在屋里不放心,扬声问道:“儿啊!你在凳子上能睡得着吗?”
 
    李鱼赶紧停止翻身,免得又出动静,扬声回答道:“娘,你就别唠叼了,儿子都快睡着了,被你一吵,又醒了。”
 
    潘氏嘟囔道:“这孩子!真是累着了,睡吧睡吧,快睡吧!”

欢迎转载乐丰国际平台_乐丰国际彩票平台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乐丰国际平台_乐丰国际彩票平台登录 » 一袭青衫纤腰一束身姿说不出的窈窕就只是那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