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当然知道巡察使那是什么位置了就算是在关

分享到:
此时燕婷婷却是更加的愤怒,她这边恨楚休恨的要死,结果楚休那边却是根本就不认识她,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?
 
    一旁的白无忌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楚休道:“这位是神武门的大小姐燕婷婷,你杀了人家的心爱之人,结果现在却是连人家都认不出来,这是否有些过分了点?”
 
    听到白无忌这么一说,楚休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是因为岳卢川一事而来的。
 
    屠灭北陵岳家虽然是让楚休踏入龙虎榜的关键一步,但说实话,这件事情楚休还当真没有放在心里。
 
    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,北陵岳家这种级别的世家他可以说是挥手既灭,这种事情还有记在心里的必要吗?
 
    所以楚休对着燕婷婷一摊手道:“你是为了岳卢川那个废物报仇来的?说实话,我有点不理解你,堂堂神武门的大小姐竟然会爱上那种废物,还因为那个废物对我穷追不舍,值得吗?难道爱情的力量就这般恐怖?”
 
    此时周围的众人才听明白,合着不是什么始乱终弃的戏码,而是楚休杀了神武门大小姐的爱人,对方这是来寻仇来了。
 
    不过这种江湖仇杀的戏码他们也是一样喜欢看,起码要比听那玄诚老道士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趣多了。
 
    燕婷婷听到楚休对岳卢川一口一个废物的叫着,她双目赤红的大喊到:“楚休!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
 
    楚休摇摇头道:“这世间想杀我的人可不少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也不少。
 
    不过你想杀我,你父亲知道吗?燕门主是个明白人,他若是真想杀我,当初神武门也不会只是做做样子了。”
 
    燕婷婷对着身边几名神武门的武者,双目赤红,恨声道:“都给我上!杀了楚休!”
 
    燕婷婷身边带着十多名神武门的武者,其中大部分都是先天和内罡外罡,只有两名老者有着三花聚顶境的实力。
 
    神武门除了燕淮南以外,实力并不是那么强大,平常的时候贴身保护燕婷婷的大部分都只是外罡境和内罡境的武者,这种级别的武者就以可以让燕婷婷在燕南这一亩三分地安全了。
 
    而这一次因为是来东齐,燕淮南这才让两名老成持重的神武门老人来贴身保护燕婷婷,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了什么意外。
 
    其他那些神武门的人想要动手,但却被那两名神武门的老人给拦住。
 
    这两人一脸凝重的对楚休问道:“你不是青龙会的杀手吗?怎么变成了关中刑堂的人?”
 
    其他那些散修武者不认识关中刑堂倒是很正常,但神武门作为七宗八派之一,自然是认识关中刑堂的标志的。
 
    一旁有前些天在聚龙阁内见过楚休的北燕武者道:“你们那消息都已经过时多久了?这位现在可是关中刑堂的关西巡察使。”
 
    此话一出,白无忌顿时便瞪了他一眼,就你多嘴!
 
    神武门那两名老者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面色微变。
 
    若楚休还是青龙会的一个小杀手,那只要不在天罪分舵的范围内,他们还敢动手。
 
    青龙会的杀手遍布整个江湖,他们就没听说过青龙会会因为一个小杀手而大规模出动帮其报仇的。
 
    但关中刑堂却不一样,而且楚休还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,他们当然知道巡察使那是什么位置了,就算是在关中刑堂内,巡察使也是绝对手握一方重权的中坚力量,他们若是真的在这里把楚休给杀了,那神武门必将跟关中刑堂结怨。
 
    虽然说关中刑堂近些年低调的很,只在关中那一亩三分地打转,几乎不怎么出江湖,甚至就连江湖歌诀当中都没有关中刑堂的位置,但真正大派出身的人却是知道,关中刑堂的实力,可是不逊于一些顶尖的江湖大派的,起码要比他们神武门强多了。
 
    所以这两名老者立刻拦在燕婷婷的身前,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小姐,算了吧,人死不能复生,你就算是杀了楚休,岳卢川也是活不过来的,你看看神兵大会里面这些年轻俊杰,那个不比岳卢川更强?
 
    况且现在那楚休已经是今非昔比了,他乃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,一旦我们动了他,那便是跟关中刑堂结怨,到时候可是会给我神武门惹来大麻烦的。”
 
    燕婷婷此时却是不管这些,看到自己这边的人竟然不出手,她竟然直接拿出了一把匕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,厉喝道:“你们动不动手?你们不动手我便去死,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对我爹交代!”
 
    燕婷婷这一举动顿时就将神武门的那些武者给吓住了,那两名老者连忙苦笑道:“小姐冷静!冷静!我们这便出手!”
 
    他们也都是伺候燕婷婷这么多年了,以前在燕南之地时,燕婷婷其实也是刁蛮的很,当地那些大族的世家公子惹到了她,直接便让燕婷婷吩咐人打断了腿。
 
    那些人若是想要报复,那燕婷婷直接就开启拼爹模式,就是因为有她那个护短的爹,在燕南之地燕婷婷可以说是无人敢惹。
 
    但问题是燕婷婷以前只能说是略有一些刁蛮而已,但却不像现在这样,竟然拿自己的性命相威胁,不管神武门的利益,这简直就是胡闹嘛。
 
    只不过就算燕婷婷再胡闹,他们却也必须要动手,不然这位大小姐若是真在他们手中出了什么事情,他们也一样别想好过!
 
    想想燕淮南对他这个女儿的宝贝程度,这些神武门的弟子便直打哆嗦。
 
    既然他们不想死,那死的人便只能是楚休了!这里虽然不是燕南,但却也一样不是关中!
 
    瞬间十多个神武门的武者便围拢了过来,拿出兵器,虎视眈眈的看着楚休。
 
    其中一名老者手持长刀,凝视着楚休,沉声道:“楚休,我们也不想跟你为敌,更不想结怨关中刑堂,但你也看到了,你把小姐给得罪死了,我们也不得不出手,你现在若是束手就擒,让小姐安心,我还可以做主,尽量保住你的性命,到时候让关中刑堂来领人。”
 
    楚休目光直视着那老者,语气没有丝毫变化,道:“这位老人家,你难道当真以为能在关中刑堂这种不看背景,只看能力的地方做到巡察使位置的人都是白痴吗?这种不知所谓的话都能说出来。”
 
    那老者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道:“既然你不知好歹,那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 
    楚休摇摇头道:“我也要送你一句话,神武门是燕淮南的,命则是你们自己的。老人家活这么大年纪不容易,安安稳稳等着退出江湖以后养老多好,非要落得一个横死的下场,多不吉利。”
 
    楚休这话说的可是恶毒的很,特别是对于一个年龄已经不小的武者来说,简直就跟咒对方死没什么两样,那老者冷声道:“横死?老夫今天便要看看,横死的究竟是……”
 
  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楚休便已经动了,这一动,便是风云色变!
 

欢迎转载乐丰国际平台_乐丰国际彩票平台登录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乐丰国际平台_乐丰国际彩票平台登录 » 他们当然知道巡察使那是什么位置了就算是在关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